史佗夫

盗墓笔记同人《养老笔记系列1--戒烟的诀窍》

养老笔记系列1《戒烟有诀窍》
  湿湿嗒嗒,黏黏糊糊。我搓搓朦胧的眼睛,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来,小木床嘎吱嘎吱的,摇摇晃晃。
  七月的福州,那是缠绵又撩拨的闷热,一觉醒来脖颈到后背都黏了一层细细的汗。一旁的胖子手里拎着个蒲葵扇躺在躺椅上,的频率快的像个电动胖马达。
  “钕内威撒。这小破村咋能在这天气停电呢?胖爷我可真要孵出两只小鸡仔了。”胖子不知道跟哪位村里的大爷学了几句福州话,骂的顺溜极了。“得了吧你,还真孵出小鸡这会儿也熟透了。”我顺手摸了根烟点燃猛吸了一口,用失去嗅觉的鼻子感受尼古丁横冲直撞的温柔,细细品味埋藏在那些残存记忆中的颓唐和落寞。
  “别抽了别抽了,小哥看到你抽烟又得怪我没拦着你。”胖子无奈的白了我一眼,吭吭哧哧地瘫在那里吃着西瓜,吐了一地籽。我笑眯眯地做了个别说话的手势小小声说“这根烟天不知地不知,唯你知我知。”我还是没改掉一谈到闷油瓶就傻笑的习惯,看着躺在我的床另一个枕头上熟睡的闷油瓶,莫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这世界上能让这家伙在他旁边安然入睡的人除了我还能有几个呢?想到这里又歪着嘴傻笑。
  胖子看着我贼里贼气的傻笑,眉毛一翘就想揶揄我两句,结果被西瓜呛了狂咳了两声,我心里一紧,第一个烟圈还没吐出来就咽进咽喉,烟头碾灭扔到床下,气定神闲在床上坐好。一旁的闷油瓶慢慢睁开眼睛,用万年不变的处事不惊的眼神瞟了我们一眼,只不过这双眼睛曾经被沉重的痛苦枷锁,而现在只有淡淡的悠闲若有若无的弥漫。胖子对我抱歉的笑笑,扯了个要去洗洗他的小鸡仔们的屁话就屁颠屁颠跑出去了。妈的,什么队友啊这是。
  “吴邪。”低沉而温润的声音略带沙哑,摩挲着我的耳畔,因为有些潮湿的吐息而显得有些...暧昧。“干,干嘛....唔...”闷油瓶有力却又并不蛮狠的抓住我的小臂拉近他的胸口,另一只手捏开我的口腔,舌头一下子滑进来,欲拒还迎般的深深浅浅,轻舔齿列。我缩了一下脖子侧着脑袋,小哥顺势凑了过来含住我的上唇瓣吮吸亲吻。他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脸颊,掠过耳垂和软发,指腹粗糙的手感温存过的每一寸皮肤都无端发热起来。
  半眯着眼看着闷油瓶这家伙的锁骨和漂亮的肌肉线条,白色汗衫里若隐若现的红豆沙色乳首再加上这夏天的温度,我整个人都快要沸腾了。
  舌尖纠缠索取,嘴唇湿润的不行。十指相扣牵扯爱抚,指尖的互相触碰比起那种时候更加撩拨人心。整个人酥麻得浑身无力。直到我憋得快要背过气去,闷油瓶才停下侵略,如深渊止水般的眸子此时也起了些波澜,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他伸手抵住我的嘴唇,叹了口气靠在我的肩膀上小小声地,“别抽烟了,吴邪。”
  他娘的,闷油瓶最近学坏了,竟然学会了这么狡猾的方式来督促我,我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把他凑过来的脸推开一骨碌跳下床落荒而逃。我抱着盆玉米粒在院子里喂鸡,深呼吸着缓解脸上的炽热温度,胖子好死不死地冒出来,一脸猥琐和奸诈地冲我笑,“天真,咋这么快呀?哦哦,是不是你年纪大了他娘的开始萎... ”他话还没说完我就跳起来踹了他屁股一脚“给小爷滚一边去!!”胖子宝刀未老,敏捷的闪开,并对楼上探出头的小哥比了个大拇指。

白晚川:

开学前来报个社x
出师表真的好听,中毒
画到后面简直想摔笔砸板扔电脑…一如既往的糙,轻点打我!!
P5中途顺手摸的蕾姆x。

吴邪生贺


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
一如当初叹出的话语,毕竟生命总比死亡要美丽一点。
依偎在青树下,三月的花雨微醺,旖旎着二月的桂馥兰香,二人相视浅笑,眉眼如画。
他轻轻将仿佛天使般的人儿拥入怀中,“吴邪,生日快乐。”
这是独属张起灵的人间绝色。
因为天下之大,唯有这里是容身之处。
家。

盗笔同人《颅内酸涩》黑花,花邪//开车啦污污污


  吴邪最后还是选择了张起灵,解语花只好笑着和自己的发小说再见。
  是夜,一个美丽的男子走进酒吧,身后一个戴着黑墨镜的男人也跟了进去。
  喝了五六瓶了,解语花摇摇晃晃地倚靠在吧台上,麻痹神经的液体灌入口腔,经过脖颈滑入粉色的衬衫,湿润了微红的眼眶,口中喃喃:“没有办法的事啊,咳咳,毕竟闷油瓶才是护在前面救他一命又一命的人。”
  黑眼镜抢过他手中的酒杯,看着解语花那张好看的脸此刻明显失魂落魄。“可是这么多年护在吴邪身后,为他挡了一刀又一刀的人是你啊!”内心的台词溢出嘴唇。一瞬间,突如其来的愤怒,不甘心,心疼,还有种种自己无法理解的感情用上心脏。
  他想努力将这种感觉吞咽下去,而解语花此刻却只是用手揉捏自己的眉心,淡淡的开口:“闭嘴,喝酒。”
  “好啊,喝酒。”黑瞎子笑了一下,带着些怒气的意味含了一口酒,扯过解语花一口吻住,白兰地的香气意外的暧昧,舌尖交缠,轻舔齿列,搅拌着发出糟糕的唾液声。黑瞎子挑起舌尖撩逗解语花的上唇,左手捏住他的下巴,低头,往口腔的深处侵入。
  两个人的嘴唇互相摩挲着分离,津液顺着解语花嘴角留下。“唔...嗯...呼呼。”他喘着气,用袖口抹了抹嘴唇。黑瞎子舔了舔嘴唇上亲吻时那人留下的咬伤痕,淡淡的血腥味和解语花残留的唾液撩逗着他的心。
  黑瞎子想起了解语花对吴邪的信任。
  想起了解语花为吴邪与敌人拼命周旋。
  想起了解语花为吴邪舍弃了一切。
  想起了解语花看吴邪时那炽热的目光。
  想起了解语花在被吴邪抱住时开心而不知所措的羞怯笑容和脸颊上的红晕。
  正如现在解语花脸上的红晕。
  解雨臣啊解雨臣。
  黑瞎子吞了口唾沫,喉结上下移动了一下。深深刻刻的感觉到了---
  颅内酸涩。异常的。
  他还是叹了口气,将一把钞票压在吧台上,伸手在人后颈一捏,解语花便软趴趴地倒在了黑瞎子的怀里。黑瞎子背着着解语花,往他的小公寓走去。解语花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唇吻无意识地靠近黑瞎子的耳朵,口中嗫嚅着“小邪”这样的字眼。
  什么嘛,这么惨了还是义无反顾地喜欢吴邪这家伙吗?
  /等等,我不是也一样吗,这样了,还是义无反顾地喜欢着.../黑瞎子突然意识到。
  “我今费这么大劲儿把你弄回来,下次可要唱戏给我补偿哦。”黑瞎子对着背上熟睡的人轻声说道。
  黑瞎子忍不住转头,在解语花额头上落下清浅一吻。
  大概是错觉吧,黑瞎子觉得解语花贴在身上的脸变得微烫,绕过他脖颈的双臂,搂得更紧了。
-----------------------END-----------------------
ps.此刻我们小花什么也不知道睡得香喷喷。
pps.此刻瓶邪二人嗯嗯啊啊呢呢。之后我会写吧大概?
by.史陀夫